您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高僧大德 > 近现代高僧大德 >

苦行续禅灯的弥光禅师

来源:未知|发布时间:2020-05-15|浏览次数:
弥光禅师(1912—2008),俗名王兴远,湖南衡阳人,1912年农历十一月初五日出生,天资清秀伶俐,父母极为怜爱。举家以水运买卖陶瓷等生活器皿为生,往返于湖南、湖北之间。

    1921年10岁,入私塾。苦读四年后辍学,随父母至湖北公安县架渡船为生。

    1925年14岁,离俗家,至公安县新口镇某寺院出家,被父母强行逐回,剃度未成。此后,举家迁至湖北公安县,弃水运而以种田为业。

    1931年20岁,自购小船,与父亲一起做水上零售生意,往来于湖南衡阳及湖北汉口之间。

    1936年25岁,于湖南南岳狮子岩皈依有道高僧镜明老和尚,做在家居士,平日以念佛为功课。

    1942年31岁,在闸盒口镇开衡兴远锅瓷南货店。

    1944年33岁,有家人因肺病亡故,继而生母病危,日夜持念大悲咒,使一杯清水变为乳白色固体,无法倒出。虽然感应超常,但终不抵人生无常,老母依然故去。

    1945年34岁,父亲故去。心痛欲绝,无心打理世事,亲自摇船将三人灵柩运回老家衡阳合葬。发出离心,依镜明老和尚剃度,为沙弥,获赐法名昌金,字弥光。经恩师同意,于三位亲人坟冢上搭起茅棚,以沙弥身份,开始了三年多的守孝善行。

    1946年35岁,守孝期间,寸步不离坟冢,日夜以持诵佛号为功课,念佛功夫已获相应,深获法喜。

    1949年38岁,守孝期满,老人获镜明老和尚准许,为寻找虚云老和尚而前往曹溪南华禅寺常住。

    1950年39岁,老人离南华往云门寺,从此开始了亲近虚云老和尚的修行历程。当年夏季某日,老和尚梦见六祖慧能大师亲为披搭大红祖衣;又一夜,梦自己身背云门文偃禅师过河。此后,常身心宁定,外缘不侵。老人在大丛林坚持苦行,于大寮任火头、菜头或行堂,长时间不上早殿,功课生疏,为大众所讥议。某日在禅境中,忽然福至心田,身心洞彻,捧起功课本翻阅二十分钟左右即已背熟,便向大众报喜云:“由戒生定,从定发慧,佛语真实不虚!”在大众面前持诵《楞严神咒》五会,一字都无缺错。又一次,以大病在床七日七夜,心在定中,病愈起身,自觉刚过数秒钟而已。起身后书偈云:六道轮回苦无边,改头换面如风旋,背尘何觉寻归路,学佛出尘了有期!百年光阴快如梭,仰射虚空箭还堕,中途有舍不投宿,夕阳西坠悔后迟!”又写道:龙脱金锁凤出龙,插翅飞腾太虚空,笼鸡有食汤锅近,野鹤无粮天地宽!“又写道:本来亿劫牟尼宝,虚空黄金买不到,歇心去惑观自在,行住坐卧随身跑。这些偈颂,清晰地表达出弥光老和尚朴实真切的禅门受用。

    1951年40岁,佛教界爆发“云门寺事件”,风波渐平,即有弟子祈求传戒,虚云老和尚乃拟定农历六月亲授三坛大戒。弥光老和尚发心诣坛求戒。当时受戒者仅有十二人,戒场上优昙钵花再度开放。戒期圆满以后,弥光老和尚于佛前燃左手无名指,以身供佛。

    1952年41岁,虚云老和尚进京,弥光老和尚留云门寺,常年一件衲袄,在苦行单上为众伏劳,任劳任怨,少言寡语,四季赤脚,不知冬夏,不与人合,定功犹进。

    1953年42岁,是年七月,虚云老和尚上云居山重建真如禅寺,弥光老和尚于下半年赶到云居山,入寺门时,全寺才四名僧人。弥光老和尚时为虚云老和尚座下中坚弟子,全力护持祖庭,破冰下水,不忌虚寒,肩担背扛,皆在道中,整日劳作,常同转瞬,语之同参,皆感诧异!

    1955年44岁,弥光老和尚因在云居山种水田而风湿病日趋严重,以下山针灸治病的因缘,到达扬州高旻寺住禅堂。因得良医精心治疗,风湿病痊愈,功夫大进,却又因“肃反”等运动受到牵连,从此磨难不断,但从不退失道念。此后,又经受“破四旧”、“大跃进”、“文化大革命”种种磨难。

    1966年55岁,被下放到农村,勒令还俗而坚持不肯,十三年放牛为业,日出日没,遥望大河对岸禅门祖庭,苦心励志,坚守宗门,始终谨遵虚云老和尚教诲,舍命护法,决不脱下僧装。在“文革”高压之下,丝毫不退道心,磨难越大,道念越坚。春节前,为鼓励道友坚守宗门的信念,弥光老和尚顶着天大的压力,在寄居的破旧门楣上,写下一幅期待宗教政策恢复的对联,曰:“下放农村十三春,养猪牧牛度光阴;求佛慈光明心地,愿度众生出苦轮”,这幅对联一直贴了十三年。

    1978年67岁,在一次受命接待日本友好使团时,弥光老和尚顶着巨大的风险上前握住陪同各国客人的赵朴老双手,一边寒暄,一边有意拉开僧袍,露出内里俗人的工作装,向众人显示当时宗教政策尚未恢复。以此因缘,推动了1980年扬州大明寺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落实,开文革以后佛教寺院宗教政策开放之先河。

    1979年68岁,为祈求唤醒佛教信仰复苏,弥光老和尚舍命三步一拜,礼九华、普陀,并沿途燃香供佛,接引信众无数。此后,为恢复扬州高旻寺而亲上北京,在天安门悬血书,请求恢复高旻寺道场。最终圆满所愿,使扬州的大明寺、高旻寺、旌忠寺、观音寺全部落实宗教政策,为全国性落实各大寺院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    1983年72岁,宗教政策落实已成必然,老和尚开始苦行。自年中入关起,前后累计二十余载,常在关中,以悟道了生死为毕生追求。闭关期间,所有供养均委诸弟子印经刻碑,使众生结菩提缘。凡有新侍者到来,老和尚总反复嘱托:“人生无常,我圆寂后一定要坐缸!”

    2008年97岁,5月23日至24日,弥光老和尚嘱咐弟子云:“以后供奉我的地方,要立这样的对联:‘弥云普现大千世界,光明济照万类有情’,后遍辞云居全山大小执事僧,自言即将圆寂,以后不再共住,要求坐缸,不要火化,5月25日晚22时30分,老人将身体调整为右侧吉祥狮子卧,安详圆寂。

    纵观弥光老和尚一生,护持佛教,不惜生命,率性直为,近乎狂狷,铁肩担道义,苦行续禅灯;在丛林麾下,一直于饭头、菜头、园头、火头等清众单上苦行惜福;从不私蓄金钱,所有供养均用于刻佛、印经,从不追逐执事、住持职位;甚至八十高龄返云居山,依然自种蔬菜,刨土挖地,不委他人,苦心孤诣,教导后学,培养禅宗人才,从无一日懈怠。禅和风范,光照人天。

    老和尚生前明确发愿留下肉身,与十方众生永结菩提缘,如今所愿圆满,有缘见闻者无不深信禅门之修行,真实不虚!

Copyright © 2002-2028 广州市花都华严寺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芙蓉大道北1号,客堂电话:020-86993026
技术支持:北京华严网络